六祖壇經-無相頌
 

            迷人修福不修道 只言修福便是道

            布施供養福無邊 心中三惡元來造

            擬將修福欲滅罪 後世得福罪還在

            但向心中除罪緣 各自性中真懺悔

            忽悟大乘真懺悔 除邪行正即無罪

            學道常於自性觀 即與諸佛同一類

            吾祖惟傳此頓法 普願見性同一體

            若欲當來覓法身 離諸法相心中洗

            努力自見莫悠悠 後念忽絕一世休

            若悟大乘得見性 虔恭合掌至心求
 
 
 

                            無相頌

                                      惟覺法師講
 

  迷人修福不修道 只言修福便是道

   迷失本心的人,修福不修道,不知道心即是道,所以只知道修
   福報,不但如此,而且認為修福就是修道。一般對佛法沒有完
   全了解的人,也都這麼說:「信甚麼宗教﹖」我們做善事就好
   了。這些人就是認為修福就是修道,認為做善事就是道。

  布施供養福無邊 心中三惡元來造

   修福就是修布施、修供養。一個是布施,一個是供養,一個是
   救濟。 供養是指下對上,像供養三寶、供養師長、供養父母;
   布施是指對一 般人;救濟是指上對下;都是要拿出錢財,都能
   得到福報,不過是對 象不同。

   所以布施、供養都有無量無邊的福,雖然得到這些福,福是歸
   福,罪是歸罪。橋歸橋、路歸路,因果是不能互相抵消的。並
   非現在修福報,過去的罪就沒有了,罪還是存在,福報只是得
   到一種善報,為甚麼?因為心當中的三惡(貪、瞋、癡三毒)
   原來就有,佛性本具,無明 也是本具。

   儒家思想,孟子講性善,荀子講性惡。有的人不了解,認為這
   兩者有衝突,其實沒有衝突。孟子講性善,目的是在告訴我
   們,人有一個善良的心,要時時刻刻保持這善良的心。荀子講
   性惡,說我們人的心很惡毒,貪財、貪吃、貪睡、貪名、貪
   利,自私自利,一生下來,沒人教就有貪、瞋、癡,這就是本
   具。因我們的心很惡毒,所以要時時刻刻防止,不要再造惡
   業,要時時刻刻返照自心,念念分明,念念清楚,目的是在這
   個地方。

   佛經裡講,一切眾生都有佛性,這是從性善來講。以性惡來
   講,像《 八大人覺經》說「心是惡源,形為罪藪」,這就是性
   惡。所以,佛法 有時候講性惡,有時講性善,都可以講得通。
   這裡講「心中三惡元來 造」,就是講性惡。既然是性惡,所以
   修福、做善事,與本自具足的 貪、瞋、癡不相關。

   做了福德,福德還是存在;造了惡業,福德也沒有消除。譬
   如,我們做了很多善事,現在起了殺、盜、淫,殺死了一個
   人,殺死人就要受 報,因為我修福和殺生,殺生的過失比修福
   還大,所以福德抵不過殺 業,就要受輪迴,可能輪迴變條狗,
   狗還是有福報,福報是跟著跑的 。所以,要得解脫,先要修
   福,除了修福,還要修慧,才能滅除罪過 。

   擬將修福欲滅罪 後世得福罪還在

   一般人不了解,不知道慚愧、懺悔,想用修福來滅除自己的罪
   過,是不是能滅除罪過呢?「後世得福罪還在」,雖然得福,
   罪還在。現在修大福報,死後生到天上,或在人間大富大貴,
   把這大富大貴享完了,福報沒有了,又要受輪迴,這不是罪還
   在嗎?所以,一方面要修福,一方面要返照自心,這才是最正
   確。永嘉大師證道歌也說:「住相布施生天福,猶如仰箭射虛
   空,勢力盡,箭還墮,招得來生不如意。」福報用完,就會墮
   落。

   但向心中除罪緣 各自性中真懺悔

   大家要了解,這個地方不是完全不修福,而是告訴執著修福,
   卻不知道心中除罪的人,除了修福德以外,還要時時刻刻向心
   中滅除罪緣。 佛法上講因緣和合,把心當中的罪根滅掉,沒有
   了貪心,看到外面什 麼東西都不貪,那裡找罪呢?沒有了瞋
   心,就是打我一耳光,我也不 會發脾氣。所以,但向心中除罪
   緣,把心中的罪緣徹徹底底的都除掉 ,才是我們性當中真正的
   懺悔。

   我們經常要檢討,心中有沒有欲愛、色愛?有沒有瞋恚心、毒
   害、我慢、愚癡、邪見,檢討就是返照這念心。

   忽悟大乘真懺悔 除邪行正即無罪

   忽然悟到大乘這念心,通通懺悔了,這才是真正的懺悔。悟到
   那一念 大乘心呢?就是師父說法、諸位聽法的這念心,不想過
   去、現在、未 來,不打瞌睡,這念心清楚明白,站得住、站得
   長,這就是大乘心。 安住在這個地方,所有一切罪通通滅得乾
   乾淨淨,就是禪宗祖師所說 :「千年暗室,一燈即破。」

   安住大乘心,所有一切邪見通通沒有,就是正見、就是正信。
   《六祖壇經》也這麼講,而且講得更清楚,什麼是世間、什麼
   是出世間,「正見名出世,邪見名世間。」起了邪知邪見就屬
   於世間。

   正見,有方便正見、究竟正見。方便正見,以佛心為己心,以
   佛言為己言,以佛行為己行,就是念佛、念法、念僧,諸惡莫
   作、眾善奉行 ,這是方便正見。

   究竟正見,不住兩邊,不著有、不著無;不著非有、不著非
   無,不想過去、現在、未來,善惡諸法都莫思量,當下這念心
   了了分明、寂照一如,站得住、站得長,這是大乘心,如此能
   滅一切罪。「除邪行正即無罪」,心行、口行、身行都沒有罪
   過。

   學道常於自性觀 即與諸佛同一類

   修行要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有了這種心願的行者,經常於自
   性觀。觀就是返照,時時刻刻要知道自己這念心在想什麼,自
   己這念心安住在那一個法界。這念心安住在五戒,想到五戒,
   就是在家菩薩;心在貪、瞋、癡,就是地獄、畜生、餓鬼;心
   在十善就是天堂;心在四禪八定,是色界天、無色界天;心在
   四諦,就是聲聞;心在十二因緣, 就是緣覺;心在六波羅蜜,
   就是菩薩;心安住在實相,就與諸佛同一類,就是佛法界;心
   安住大乘,就是自性觀。

   禪宗祖師所說:「有佛處亦不住,無佛處急走過。」這念心不
   著有、不著無,一念不生,就是諸佛菩薩的境界。所以,一切
   都要看自己這一念心安住在那裡,安住在一真如法界就與諸佛
   同一類。

  吾祖唯傳此頓法 普願見性同一體

   吾祖所傳的就是這個頓悟法門,不思善、不思惡,師父說法、
   諸位聽法這念心,如如不動,了了常知,處處作主,頓悟自心
   、直了成佛,就是這個,聽法這個、說法這個,這就是頓法。

   過去無明慧經禪師也講:「無始劫來衹這箇,今日依然又這
   箇。復將 這箇了那個,這箇那箇同安樂。」這就是頓悟自心的
   法門。

    「普願見性同一體」,這是自己的心願,普願大眾都能夠頓悟
    自心, 直了成佛,安住於自性與諸佛菩薩,同一體性。

   若欲當來覓法身 離諸法相心中洗

    假使大眾想要求法身,法身是無始無終、不生不滅,師父說法
    、諸位聽法這念心安住在中道實相,安住在大乘境界,就是法
    身。要想契悟、要想追求法身,離開外面的色、聲、香、味、
    觸、法,離開外面所有一切法,時時刻刻檢討反省,把我們這
    個心洗得乾乾淨淨,一塵不 染,一念不生,就是法身。

    努力自見莫悠悠 後念忽絕一世休

    最後勸大眾要自己努力,切莫悠悠空過一生,悠悠忽忽空過一
    生,自己對不起自己。怎麼樣才不會悠悠忽忽空過一生呢?師
    父說法、諸位聽法這念心一念不生,我們這一世就解脫了。無
    量無邊的生死,就是這麼簡單。所以,頓悟自心、直了成佛。

    若悟大乘得見性 虔恭合掌至心求

    要悟到大乘,才真正是見得本性。見性成佛,見到自己的本心
    本性,就成佛。一個是心,一個是性;心就是菩提心,性就是
    空性,就是涅槃性。諸法空性,菩提心也是空,佛性也是空。
    菩提心是空當中能生妙有,要想悟到這念心,就要很虔誠、恭
    敬的往這念心返照,不是向外求。
 

摘自《美佛慧訊》第六十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