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他说
                                           第六章

 
    谷神不死,是谓玄北,玄北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承接上文“天地之间,其犹橐囗平!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
中”的法则,说明天地万物与人我生命的作用,常在于一动一静之间。要善加把握,
善加运用。因此而引用本章“谷神不死”的一段,似静而实动,虽动而似至静。似
乎虚无而实在含有无穷的妙用,虽然妙用无穷,但同时也蕴藏了用而无用的善巧方
便。
    为了切实了解本章的内涵与后世一般修炼神仙丹道者的各种注释,首先需要解
决两个关键性的名词,即所谓“谷神”与“玄牝”。
    “谷神”:谷,当然是一般所谓山谷的简称。但是一般所谓的山谷,大致可以
归纳成为两种形态。一是如袋形的山谷,有进路而无出口。二是两山夹峙,上仄中
空而较隐蔽或者曲折的狭长形通道。
    第一类形的山谷,大多空气不能对流,凡有声响动静,必然会有回声。这种回
声是因为空气不能对流而产生。但在某些愚昧者的观念看来,便认为这样的空谷,
必是神灵的窟宅,因此而有回声。其实回声是物理的作用,并非神灵的显赫威灵。
可是在愚夫愚妇的心目中,往往因此而形成宗教式的神话,塑造了多少莫须有的传
说,认为其中有神。更有甚者,便套用了道家代表人物老子的名词,称它为“谷神”。
    第二类形的山谷,是隐晦曲折,两头相通的狭长通道,空气对流,由这一头的
传呼,便很迅速地畅达遥远的那一头。因此,也成为被人编织成神话的题材,认为
其中如有神助。实际上,也是空气的传声作用,并非真有不可思议的神秘存在。
    首先了解“谷神”之所以为神的道理,便是因为它的中间空洞无物,因此而形
成其中的空灵作用。正因其中空而无物,才能生起看似虚无,而蕴藏似乎妙有的功
用。
    其次,便是“玄牝”,“玄”字,也通作元始、元来、根元的“元”字。元,
等于是万物的初始根元,是极其微妙的第一因的代名词。“牝”,在中国上古的文
字中,是母性、雌性生殖机能的文雅代名词。相反的,“牡”字,便是男性、雄性
生理机能的代号。在这个世界上,一切动植物,虽然由牝牡两性的结合而造成延续
的生命,但个体生命绝大多数都是雌性,也就是阴性的生殖器官所出生的。因此,
老子造了一个名词,叫做“玄牝”。后世的道家由此引申,认为大海荡荡的中心点
有一“海眼”。“海眼”虽小,却是源源滚滚而出,成为大地层面的诸大海洋和江
河的来源,它便是海的“玄牝”。至于北极,便是大地的“玄牝”。人体的“会阴”
部分,则是人身生命源泉的“玄牝”之处。印度瑜伽术有关身瑜伽的术语,叫它
“海底”,或视为“灵能”和“灵力”的窟穴。
    了解了这两个名词的内涵,然后便可大致明白《老子》本章的意义,是要体会
虚灵不昧的“谷神”境界,中空无物,而有感应无方的无限妙用。正因其虚无空冥,
所以生生不已,生而无生,有而不有,因此而永恒不死。后来的道教,改头换面,
称之谓“洞元”、“洞虚”,也就是由此而来。
    “谷神”即空洞虚无而生妙有的功能,便是天地万物生命源泉的根本,取一个
代名词,便叫它是“玄牝”。“玄牝”虽然中空无物,但却是孕育天地万物生命的
窟宅,绵绵不绝,若存若亡。在这节文字里,必须特别留意老子行文的用字之妙—
—这个“若”字。“若”字和佛学的“如”字,都是同样的表相形容词,用现代语
来讲,便是“好像”的意思。在虚无中生发妙有的功用,好像是绵绵不绝的存在,
但并无一个实质的东西。如真有一实质,一切的有,最终总归之于元始的虚无,这
是必然的法则。和现代物理学所讲的质能互变的原理相类同。

                             吹毛用了急须磨

    在这一节里,老子又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名言,便是“用之不勤”。相反地说,
用得太勤,便是多用、常用、久用。这样一来,就会违反“绵绵若存”的绵密的妙
用了。那么,怎样才是“用之不勤”的道理?且让我们借用临济义玄禅师的一首诗
偈,作为深入的说明。
        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他。
        离相离名人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
    所谓沿流不止,是说我们的思想情绪、知觉感觉,素来都是随波逐流,被外境
牵引着顺流而去,自己无法把握中止。
    如果能虚怀若谷,对境无心,只有反求诸已,自心反观自心,照见心绪的波动
起灭处,不增不减,不迎不拒而不着任何阻力或助力,一派纯真似的,那么,便稍
有一点像是虚灵不昧的真照用了。
    总之,“道”,本来便是离名离相的一个东西,用文字语言来说它,是这样是
那样都不对。修它不对,不修它也不对。
    但是在“绵绵若存”,沿流不止的功用上,却必须要随时随地照用同时,一点
大意不得。好比有一把极其锋利的宝剑,拿一根毫毛,捱着它的锋刃吹一口气,这
根毫毛立刻就可截断。虽然说它的锋刃快利,无以复加,但无论如何,一涉动用,
必有些微的磨损,即非本相,何况久用、勤用、常用、多用,那当然会使利剑变成
了钝铁。所以说,即便是吹毛可断的利剑,也要一用便加修整。随时保养,才能使
它万古常新,“绵绵若存”。这就是“用之不勤”的最好说明。

                             人为神的守护人

    话虽这样说,可是后世一般修炼玄宗的神仙丹道派的人们,却把老子的“谷神”
之说改头换面,拉到道教的《黄庭内景经》里面,配合上古医学的《黄帝内经》等
原理,把人身的头脑、心脏、小腹等体内的机能,各个派了一个守护的神人,配合
天地日月时间空间方位等法则,随时随地加以特别保养,便是修炼神仙丹法的最基
本的工夫。如果用西洋的文化分类观念,这当然属于神权思想时代的代表作。但是
把老子的“谷神”之说,一变而为守护谷神,可以达到长生不死而羽化登仙,这却
是老子的道家思想一变为道教太上老君的第一蜕变。
    后来由道家的神仙丹道派,会合佛家修习念身的禅观方法,再变为“内照形躯”
的修炼方术,把人体的头部、胸部、腹部三处,建立了上中下三丹田“守窍”等的
导引方术,由此而有动转河车、打通奇经八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
的三步功法。由老子的“谷神”不死之说,再度为“守窍通关”超神入化的第二蜕
变。
    于是,信奉《黄庭内景经》一派的神仙修法,与后世“守窍存神”的丹道修炼,
又各主一端,互有异同。只是都忘了老子的“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告诫,或者
把“绵绵若存”又专用在炼气一步工夫上去。大家都在那里死守肉身,忙忙碌碌,
战战兢兢地播弄精神,不免用之太勤,太过背道而驰,无怪老子早有前知,觉得不
值后顾,只好骑了一头青牛出函谷关而西迈了。
    其实,人身本来就是一个空谷,古人曾形容它叫臭皮囊,或臭皮袋,它是生命
的所属,是生命的工具,并非生命永恒的所有。至于虚灵不昧,用之如神的生命元
神,则借这往来只有一气如“橐囗”作用的空壳子以显灵。如能在一动一静之间,
“寂然不动,感而遂通”,随时随地知时知量,知止知休,“吹毛用了急须磨”地
“用之不勤”,“谷神”便自然不死。何况死也只是一番大体大息的作用,死即有
生。“谷神”本来就是不死的,又何必要你忙忙碌碌守护它,才能使此“谷神”不
死呢?真是如此,那么神不如人,守此“谷神”,又何足可贵!这大概都是急于自
求长生不死的观念太切,把《老子》断章取义,弄出来的花招。其实,再接下去,
连着一读下文,便不致于被“谷神”所困,而且可以了解“用之不勤”也是天地万
物自然的法则。
 
    ------------------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shuku.net)